退休教授教画社区老人成画家

  窗外下着淅沥的小雨。。如同我阴霾的心情一样。。我感觉我的灵魂在慢慢的脱离我的肉体,飘向天堂。此时。。我的亲人们在哪里啊。我多么需要你们!!我的哥哥,嫂嫂。老婆。还有我那可爱的女儿媛媛。。。
  我叫周健。家住重庆市巴南区鱼洞鱼新街14号2_1 ,原是鱼洞某厂出纳。后效益不好。。下岗至今。从小父母的溺爱养成的懒惰加上自己羸弱的体质无法很愉快的生活在这个世界,幸好自己很早就学习了画装修设计图。在以装修为主的哥哥手下勉强维持生活,父母几年前因病相继离开了我。我的遮阴伞倒了。我带着老婆和年幼的小孩。远赴新疆(老婆刘艳在那边长大),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撑起这个家、因自己的能力和从小因父母溺爱养成的懒惰。处处在社会上碰壁。无奈在去年年底带着女儿回到我的家乡(老婆在新疆打工)。朋友介绍。我去应聘保安。但体检时检查出我肺上有结核。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富贵病缠上了我。女儿只有托付给大渡口的表哥代养。因自己保养不当,今年三月初病重住进巴南区人民医院,对于目前的我来说。。医疗费成了很大的问题(因去了新疆两年。医疗保险等全没有买)哥哥给我说他工程上出现纠纷,目前也是资金紧张。垫付了最初的住院费用后基本就断了。幸好一个朋友主动拿出一万。还有几个朋友支援的几千元。勉强的维持了半月。暂时保住了命。但对于我的病情来说。。远远不够。父母去世前留下的一套房屋成为我最后的依靠(父亲去世前曾给邻居和我说过以后这套房子留给我。哥哥生活得不错。。在巴南区公务员小区有房住。因父亲走得匆忙。没留下字据,也没过户)。只能先卖掉它。完全医治好我的病后再图将来。老婆也从新疆赶了回来。。但就这房子得归属问题有了很大的分歧。听着他们在走廊外争吵。甚至提到我心爱的女儿是否是我亲身的这一关系到一个男人尊严的问题。亲人们。。你们知道我的心在滴血吗?可伶的我只能听着他们在外面,字字句句的割我的心。我的肉。我的尊严。。。。最后卖房的打算泡空。老婆一怒之下。带着女儿离开了重庆回了新疆。。。医院断了我的药、我只能拖着瘫痪在床,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的病躯回到自己的家中。我请了个护工照料我。每天100元。。天天结账。哪天没钱付账就走人。。天啊。。他走了我只能等死啊。不说病,饿也要把我饿死。我向哥哥求助。但他说资金困难,,没给我一分钱。无奈我只好向我朋友求助。朋友送来了几百元救命钱。但杯水车薪。解决不了问题。护工拿着工钱也离开了。只剩下我孤独的躺在床上。连口渴喝水的力气也没有了。。

  (后来知道。此时我的两个朋友正在为我的低保。医保,和政府的紧急救助款奔波。鱼新街居委会主任孙彩云很热心。特事特办的帮我解决了这所有的问题。特向你表示感谢!虽然我已无法享受)

  我孤独的躺在床上。回想自己窝囊的一生。。。。灵魂正慢慢的脱离我的身躯。。随着外面淅沥的小雨飘向天空。。。我的亲人们啊。。你们在哪里。。。我多么需要你们的帮助啊。。我用尽最后的力气,侧耳聆听门外的动静。。寂静无声。。。。。。

  我走了。。怀着对亲人的怨恨。对朋友的感激。对女儿的思念,,走了。。脱离了这个让我痛苦的世界。。。亲爱的乖女儿媛媛。。原谅爸爸的不辞而别。。爸爸会去天堂为你祝福。祈祷!!

  我的哥哥嫂嫂。老婆、、我会在天空凝视你们...........


  (我走后数小时。。为我奔波的两位朋友带着几个朋友捐助的一千八百元前赶到我家中,发现了已经脱离苦海的我的躯壳)





  周健仓促写于天堂的士上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