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开展货车“野蛮驾驶”专项治理行动

  发生在2013年2月20日16时许的一件交通事故,一辆无牌照的乡政府车醉酒行驶飞快 妈妈不幸当场被这辆没有牌照而上路的政府车夺去了晚年的生命,7岁的弟弟命大没有生命危险 在医院住几天院慢慢可以走路了,当我接到电话第一时间敢上现场时看到眼前的一切我蒙了 作为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 没有家庭没有社会经验不知道怎么是好 我跪在妈妈跟前看着妈妈和蔼的脸庞 大把大把的泪珠打湿了妈妈那多年来仅有的一件新衣服,握着妈妈那冰凉的手我迷茫了 旁边好心的阿姨说这还有一个小孩 我抱着弟弟赶忙上救护车 弟弟一路上哭着要妈妈 我握这弟弟留血的头额 哄弟弟说妈妈在另外的救护车上 明天就好了 当时心里那种压抑那种痛苦那种伤心 难过 是我一辈子都抹不掉的坎 把弟弟安全送到医院我又赶忙回到妈妈身边 妈妈你就这么走了 我和弟弟怎么办呢 咱们这个家怎么过呢 弟弟才刚满7岁的小孩 在没有母爱的陪伴下的成长会是怎么样呢 妈妈 你就舍的这个家 舍的自己的孩子 就这样走呢 ,我紧紧握着妈妈的手 抱着妈妈 走进太平间 我把外套托了给妈妈盖上 妈妈你冷了 手冰凉身体都冻的僵硬了 在这最后一刻 儿子要给你温暖 把太平间的门关上的那一刻我哭的说不出来话了 眼前黑呼呼一片 等我醒来弟弟在我跟前说哥哥 咱是不是没有妈妈了 不争气的眼泪有开始下雨了 我不想让弟弟这么小精神上有阴影 就告诉弟弟妈妈在别的房间 好好听话 过几天妈妈就好了
  等弟弟出院了 我和爸爸 家人都瘦了一大圈 在这几天里没有一个人吃上温饱的一顿饭 我连续4天没吃东西 弟弟让家人朋友带着毕竟是小孩就这样坚持着 而爸爸每天都往天平间跑去看妈妈 看着爸爸这样整各家就这样没了 以前那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破灭了 那天下午我到太平间去看妈妈 雨蒙蒙的下着 雨水泪水把我灌溉 看着妈妈躺在水晶棺里面 我试着去打开 给妈妈温暖 外面下雨了 太冷 妈妈您别着凉了 可我疲惫的身体根本就打不开,姑姑跑过来怕我做傻事 就夫着我让我回去 劝我说孩子 接受现实吧 妈妈没了 还有姑姑 还有家人 你要坚强起来 让妈妈入土为安吧
  肇事人醉酒开政府没牌照的车 还没给个说法 为了让妈妈安息 就让妈妈入土为安了,妈妈在有生之年为了我和弟弟付出的太多太多了 她自己在苦再累也不会亏待孩子的,去年我在广州准备回家过年的时候给妈妈打电话说妈妈我看好一外套给你买了 妈妈说别买 千万别买 妈妈有 家里好几个都穿不上了 你回家有钱吗 没钱给妈妈发来卡好 给你大路费 孩子你要是晕车 就做飞机吧 别受着自己啊 听话孩子 回家妈妈给你做好吃的 当时我就哭了 妈妈儿子这辈子没能报答您 有来世我们还是母子 我好好孝顺您。
  山东省单县高老家乡政府表明 肇事人不是他们的人 也没他们的责任 要求拿几万块钱来安抚我们就可以 人心都是肉长的 都又良心 都又妈妈 妈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咱们拉扯大 作为孩子就想为妈妈讨个说法 说肇事人不是他们的人 作为政府的车是随便开的吗 不办公就随便开车玩吧 酒后驾驶就可以吗 还说车钥匙是肇事人偷拿走的 那政府的车是随便想开就开的吗 刚开始说在亲戚家喝酒的 后来又说在一饭店喝酒的 这符合逻辑吗 你们有人 又势力 又权利 就这么的来对待老百姓吗 难道中国的法律都在你们的掌控之下吗 老百姓没能力 没势力 本分的过日子 没有老百姓的辛勤苦干能有你高老家乡政府吗 你门逍遥只在 这不都是老百姓给的吗 这是人命你们政府就给这样的态度 说肇事人不是你们的人 说车是偷开走的 随便说在哪里喝酒就在哪里 法律都是你们来定吗 这样荒唐的说法就可以吗 你又势力又权利 你能把老百姓压倒 你压不倒百姓的心 这么大的事你们都不当一回事 可想而知那你们平时办公不就是关系来办事 这样的政府是为人民百姓办事吗 想拿几万块钱就想摆平这人命大事 这可能吗 作为现在的生活水平 几万块钱就是天文数字吗 如果什么都是用钱来解决 那还有法律干什么啊 我们没钱 也不图你的钱 要的就是说法 给我妈妈一个说法 从妈妈离开人世到现在你们给过一句安慰的话吗 给过一个合理的解决吗 你们高老家乡政府就这样强势气压百姓吗 我要是不公开的说明你们政府 那下面你们会又怎么样的对待气压老百姓呢
  奶奶对我说 孩子 咱身边的朋友也又这样的事都是过去了 咱没人就这样过去吧 别折腾了 在给你折腾亏了身体 邻居朋友亲戚也都这么安慰我 姑姑让我去青岛害怕我在家里做出什么傻事来 我每天为妈妈上坟去看望妈妈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多月 家里人怕我心神不定 强要求我出去解压心情去 为了不让家里人看到我这个样子 为我担心 于是我就离开了 当我站在海边忘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仿佛看见妈妈在海的那边在看着我亲爱的妈妈 你在海的那边过的还好吗 儿子好想你 面对大海我想起来水手这首歌曲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我一定要实现我的梦 让所有人都了解山东省单县高老家乡政府这样对待老百姓的事实 难道这个国家就没有人能对付你们高老家乡政府吗 我相信会有好心人为咱们老百姓伸冤的 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光明的社会一定会压倒邪恶的高老家乡政府 我会付出我的全部所有为妈妈讨一个合理的说法。
    希望广大朋友支持 谢谢 我一生感谢你们 18816052599 我的号码 李菲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